最快报码室

  • 香港各界支持止暴制乱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中国男人多久、多长才算标准?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北师珠 停止招生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敢问各位大佬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极限挑战预告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南京17万/㎡天价学区房闹剧:中介疑冒充房主弟弟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

  • 医生谢谢你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张紫妍案结果公布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中国全球营商环境排名升至31位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安以轩侵权案再胜诉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把爱带回家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S9 小组赛首轮 GRF 世界赛首秀 0:1 不敌 G2,如何评价这场比赛?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金码会救世网

  • 集五福黑话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韩国男性化妆成日常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副驾驶开门撞人被判刑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春节消费账单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八平米蜗居变客栈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最近心脏有问题炒个猪心补一补!女朋友被吓着直接不吃!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六和合彩开奖结果记录

  • 川航客机成都落地后被消防车警车包围 原因尚不明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北京H5N6禽流感病例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中国女作家残雪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小伙把塑料膜穿出婚纱气质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山东栖霞突发山火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罗永浩回应微信封杀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星期六(13日)宣布,在卢森堡举行的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上,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这三个非洲国家正式获批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增至100个。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亚投行再次扩员,表明它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努力、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以及所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开放包容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充分认可。中国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更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是一家专注于基建投资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自2016年开业以来,亚投行经历了9次扩容,成员从57个增加到现在的100个,成员主体为发展中国家,但也吸收了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在内的发达国家,其成员数量远远超过了日本作为最大出资国的亚洲开发银行,影响力在不断提升。三年多来,亚投行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发展创造了更多机遇,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一方面,亚投行满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目前,亚投行已为全球18个国家的46个项目提供了总计85亿美元的融资,涉及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亚洲。另一方面,亚投行还满足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成员的投资需求。据测算,未来亚洲新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平均每年缺口在1.4万亿美元,非洲平均每年资金缺口在680亿至1080亿美元之间。发达国家通过亚投行投资亚洲与非洲基建,本质是在共享后者经济成长的机会。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新华网)亚投行赢得广泛赞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做出了新贡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并未恰当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崛起这一现状,相比之下,亚投行中发展中国家占多数股份并拥有较大话语权,因而能够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不过,亚投行无意取代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它只是对现有国际机制进行有益补充和完善,比如,印尼贫民窟升级项目就由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完成的。由于亚投行成员遍布各大洲,它们中既有可提供资金和技术的发达经济体,也有基建设施缺口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亚投行所展现的开放包容、高标准及核心价值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亚投行对其自身定位是“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架构的新型国际多边开发机构”,因而它在治理结构、政策标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均能体现和坚持国际标准。同时,它还秉持“简洁、廉洁、清洁”的核心价值观,在项目融资、内部采购等方面,都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建设最纯净的银行。基于这些表现,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2017年、2018年均给予亚投行3A这一最高信用评级。亚投行是在中国倡导下国际金融合作的产物,也是中国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开业之初,中国就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亚投行运营和发展,除按期缴纳股本金之外,还将向银行即将设立的项目准备特别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欠发达成员国开展基础设施项目准备。三年多来,中国政府的这些承诺一一兑现,也从不干预亚投行管理部门的日常工作,亚投行的决策也绝不由中国一家拍板决定。这些努力确保了亚投行能够按照国际机构规则独立运营,也使其吸引力越来越强。九次扩容,各国争相加入亚投行,这是对中国影响力与公信力的认可。这正如亚投行德国籍副行长冯 阿姆斯贝格所言:“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从57个成员增至100个,亚投行如今迎来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曾表示,亚投行在治理、透明度、国际标准和合作等方面树立了典范。人们期待,阵营更加强大的亚投行将继续以高标准运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国际锐评评论员)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